与久石让相遇,是宫崎骏的幸运,也是我们的幸运

来源:知日      日期:2020-05-26 22:30:00    浏览数:1003次

1984年,正在为新作《风之谷》找寻配乐的宫崎骏,临时换下了原定好的音乐制作人细野晴臣,与高畑勋一起决定起用在当时名不见经传的久石让。多年后回望,这或许是久石让人生中最不可思议的一个转折点。

▲ 音乐会上, 宫崎骏为久石让献花

如今,久石让多次在日本电影学院奖上收获最佳音乐奖,其他大大小小的音乐奖项更是数不胜数。他的创作横跨影视、广告动漫游戏,甚至是舞台,而他本人亦是出色的钢琴家和交响乐团的指挥家。在2009年,他还获得了日本政府授予的紫绶褒彰。

久石让自幼出身于名门望族,毕业于国立音乐大学,从4岁开始就跟随着名家铃木镇一学习小提琴。到了中学时,加入管弦乐团的他常常会在社团里谱曲给周围的人听, 尽管当时的他小号吹得非常出色,但他更愿意埋头于自己并不擅长的编曲,并乐于与他人分享。也就是那时,久石让有了成为一名作曲家的想法。

展开剩余82%

▲ 久石让

从上高中开始,久石让就开始向幌村隆学习诸如 和声、对位法等音乐理论知识,并且每月都到东京两次,向日本有名的作曲家岛冈让学习相关音乐课程。

大学期间的他,已经时常为各式各样的音乐会作曲。毕业后的他一直在为各种演奏奔波,1974年,他为一部动画作品进行了配乐,这是他人生意义上的第一部商业作品。自此之后,除了演奏,久石让也开始了他的配乐之路。

▲ 《风之谷》(1984)

《风之谷》是让久石让声名大噪的作品,而在此之后,从宫崎骏到北野武,从日本到亚洲,配乐渐渐成了久石让在音乐世界里的第一个里程碑,深厚的音乐教养和扎实的理论基础,让他在各种风格的变换间游刃有余。

大学期间, 一次朋友间的谈话让他决定把本名藤泽守改为久石让(Joe Hisaishi),这个名字音译自美国伟大的作曲家昆西·琼斯(Quincy Delight Jones II)。

中学时候喜爱披头士的他,自大学后就开始被简约音乐吸引, 简约音乐可以让一个非常短的乐句瞬间变换并不断重复,即便是细微的变化也可以变得让人惊叹。据说在大三的时候,久石让受友人邀请听了特里·赖利的「A Rainbow in Curved Air」,正是这首曲子带给他的震撼,让他决定成为简约音乐的作曲家。

1981年,久石让自作自录了一张名为《MKWAJU》的专辑,这是久石让向流行乐的转变的最后一张简约音乐专辑,与同年他担任配乐的舞台作品《近代能乐集》一起被看作是日本简约音乐的先驱作品。

▲ 《幽灵公主》(1997)

在简约音乐之后,久石让创作影视剧配乐开始越来越多地使用电子音乐合成器,流行乐元素的出现也越来越普遍。与此同时,以《幽灵公主》为创作契机,久石让在管弦乐团的工作也多了起来,就是在这个时候,他开始学习起古典乐的演奏总谱。

「 在所有与自己血肉相连的诸事中,最激动人心的莫过于能够亲自指挥自己的作品」,久石让就这样开始了自己的指挥生涯。

▲ 久石让

久石让不喜欢仅「一家之言」的音乐创作,所以在久石让的每一部作品里都会有丰富的音色,尤其偏爱管弦乐的他,在很多作品中都使用 以管弦乐为基调,再加入其他音乐元素的创作手法。比如在《起风了》中使用的俄罗斯的民族乐器,在《辉夜姬物语》中加入的和制乐器演奏,它们或清新或磅礴,或萧索或隽永,渐渐成了久石让的创作特色。

▲ 《辉夜姬》(2013)

久石让说他创作的来源是「直觉」,但这里的直觉并非根据自我主观判断而得到。在他这里, 如果没有理论,音乐将无法被创作。

如果单纯依赖感性去写东西是不行的,自己的感觉的95%都是可以用语言说出来的东西。「 作曲是创造用语言无法言明、却可以感知到的存在,这就是最后的5%可以创造的东西,是一种无意识状态,这个直觉不是靠心情创造,而是将自己竭尽所能创造的东西客观化,这就需要从理论的角度去思考它。」

「 希望我的创作能越过时代和国境,让听的人都产生共鸣」。2004年,新日本爱乐乐团重新结成,久石让为其担任音乐总监。历经流行之后,久石让又开始回归古典。近年来,他在演奏上花的精力越来越多,在对流行乐触及越来越深时,对古典乐的继承和思考也变得越来越深入。

▲ 《起风了》(2013)

「古典乐在玩流行乐的人看来,就只是古典,但重要的是, 因为有过去,所以有了现在,也才有了未来。现代音乐虽然在20世纪后半叶开始盛行,但是现在并没有多少音乐家在做现代音乐,导致一说起音乐会,大家知道的还是只有古典乐。这样的话,音乐的延续就断了,断了之后就没有未来。」

久石让对此抱有强烈的危机感,所以他在创作古典乐的时候,一定会在其中加入现代音乐的元素,「 如果不去创作与未来相联系的新音乐,古典就只能是古典。」

▲ 北野武《坏孩子的天空》(1996)

在为宫崎骏和北野武创作了不少经典之后,久石让开始在世界上名气斐然。从影视剧到广告,希望能与他合作的人越来越多。久石让也遇到了所有艺术家都会遇到的问题,「坚持自己的创作,还是迎合商业进行创作」,不同的是,这个对于很多人来说几乎等同于「是生还是死」的问题,他却在其中一直寻求着微妙的平衡。

久石让是一个高产的作曲家,他不排斥商业,只是在其中找到与自己共通的地方,为此创造共鸣。

「 现在,我认为从事创作工作应该没有结束的一天。这辈子,我希望都能当个创造者。」在久石让的自传里,他如是说。

对于他来说,音乐就是他的一切,他通过音乐来发现世界,也通过音乐来思考生命。

本文节选自《知日·BGM之魂》特集

桃酥/文

新 书 福 利

点击下图查看本书介绍(文末福利)👇🏻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天天快报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天天快报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 阅读 (0)

热门文章

  • 合作伙伴

  • 官方微信
    官方微信

    新浪微博
    文章投稿
    邮件订阅
   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、研究成果、产业报告、活动峰会等信息。
     关于我们|业务体系|加入我们|服务声明|信息反馈|联系我们|广告赞助|友情链接

Copyright© 2002 - 2020 1272 All Rights Reserved.